<table id="suwc6"></table><menu id="suwc6"><tt id="suwc6"></tt></menu>
  • <object id="suwc6"><u id="suwc6"></u></object>
  • <nav id="suwc6"><code id="suwc6"></code></nav>
    <input id="suwc6"></input><input id="suwc6"><u id="suwc6"></u></input>
  • <menu id="suwc6"></menu>
  • <object id="suwc6"><acronym id="suwc6"></acronym></object>
  • <input id="suwc6"><acronym id="suwc6"></acronym></input>
    <input id="suwc6"><u id="suwc6"></u></input>
  • <object id="suwc6"></object><input id="suwc6"></input>
    <input id="suwc6"><u id="suwc6"></u></input>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新聞 >國內新聞

    六歲女童被虐至生命垂危 被問傷情曾說“自己摔的”

    2020

    / 10/3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手機查看

      遼寧撫順6歲女童被虐至生命垂危

      腿被扎進3根縫衣針,頭被開水燙,全身多處骨折,顱腦損傷淤血,唇尖被防風打火機燒裂,大小便失禁……遼寧省撫順市的李華(化名)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幾個月沒見的外孫女,躺在醫院重癥監護室,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

      今年5月,李華接到女兒宋元(化名)電話告知,外孫女童童(化名)被燙傷了,正在醫院搶救,生命垂危。

      李華趕到醫院時,6歲的童童全身大面積燙傷,紅色的燙傷痕跡布滿全身,頭上裹著紗布,手臂纏著繃帶。

      10月28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這個女孩已經出院,在家養傷。5個多月后,她身上的燙傷處已結痂,紅褐色的增生疤痕像蚯蚓一樣爬滿前胸和后背,頭部出現多處圓點狀斑禿,毛囊已經壞死。她能夠勉強下床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胳膊不能自如彎曲。

      警方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是孩子的生母宋元及宋元的男友陳威(化名)。

      童童的父親佟亮(化名)告訴記者,一定要向法院申請,奪回孩子的監護權。

      全身十余處骨折,隨時出現呼吸、心跳驟停等生命危險

      李華回憶,她去年9月得知女兒女婿已經協商離婚。二人2011年結婚,2014年生了童童。孩子出生后,姥姥李華經常幫著帶孩子。知道女兒離婚后,李華更關注外孫女,經常接送孩子。后來,李華知道女兒交了新男友,但并未見過面。

      今年3月,接外孫女回家時,李華發現童童胳膊上纏著紗布,宋元說孩子是下樓梯摔骨折的。童童住在姥姥家的10天里,有點疑心的李華4次悄悄問她是不是有人打的。

      “是自己摔的。”童童回答。

      李華信以為真,因為孩子沒有哭鬧或其他部位受傷等情況。

      她唯一有點奇怪的是,外孫女非常容易餓。姥姥做的餃子,童童吃完一頓,過一會還要吃。李華本以為自己做的餃子好吃,后來才知道,是孩子經常挨餓,被罰跪洗衣板,只能吃貓糧,所以到姥姥家之后才一直喊餓。

      3月中旬,宋元把孩子接走,李華一直后悔。她說,要是發現有一點苗頭,自己也不會讓女兒把孩子接走,“早就報警了”。

      “你帶10天,再把孩子給我送回來,我帶10天。互相帶,誰也不累。”李華告訴女兒。

      但她考慮到,之前打工的女兒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一直沒工作,在家也是閑著,多帶帶孩子也正常。

      外孫女被帶走后,很多次,李華想跟女兒視頻聊天,都被拒絕了。女兒告訴她,“放心吧,媽,不用惦記,孩子都挺好。一切都正常”。

      “我能不相信嗎?”李華說,那是自己的親女兒、外孫女的親媽。“我女兒以前對孩子也挺好,雖然脾氣不好,和我關系一般,但我也沒想到她心這么狠。”

      她記得,4月份有一次電話接通了,童童還在電話里說:姥姥我正出去玩呢,挺開心。

      5月22日午后,李華接到女兒電話,得知童童在沈陽住院,在重癥監護室里搶救,女兒的說法是“洗澡被熱水燙了,還滑倒摔骨折了”。

      李華借了5萬元,打車趕到醫院,她認不出外孫女了:孩子一直在哭喊,頭上身上都包著繃帶,嘴唇腫了,腿上都是黑點,能看出來像煙頭燙的。

      醫生透露,童童是在受傷9天后才被帶到醫院,已有生命危險,身上多處骨折,新傷加舊傷,大腿里還有一根縫衣針。

      根據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診斷,童童當時肋骨骨折,多發骨盆骨折,頂骨骨折,陳舊性尺骨遠端骨折,股骨頸骨折,胸椎骨折等10余處骨折,此外還有中度燒傷、股部淺表異物(鋼針)、膿毒癥、創傷性硬膜外出血、重度貧血、低蛋白血癥、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等。

      醫院下的病危通知書稱,童童病情危重,隨時可能出現呼吸、心跳驟停等生命危險。

      “我死了也得出去找幾個墊背的”

      李華稱,醫生暗示孩子有受虐待可能。5月28日手術前,李華提出孩子在醫院的監護人由宋元變更為自己。

      孩子接受麻醉前,趁著宋元不在身邊,李華偷偷問:“寶寶,現在就姥姥在身邊,你別害怕,說實話,你怎么燙的?”

      外孫女告訴她,是陳威按住自己,用熱水燙的。胳膊也是他掰斷的。針也是他扎的,大腿里其實有3根針,后來被媽媽拔出來兩根。4顆牙也是被他用鉗子拔掉的。

      “如果當時沒變更監護人,我還蒙在鼓里,孩子當她媽面不敢說。”李華要報警,跟宋元吵翻了。

      隨后,李華收到一條從宋元手機發來的微信:“我什么脾氣你很清楚,你想讓我活,這件事之后別再問了,你可以報警,你看我怎么做吧,我死了也得出去找幾個墊背的,不整死一個兩個都白活,這是你逼的。”

      李華不確定這微信是宋元還是陳威發的。她隨即報警,二人被逮捕。

      6月12日,宋元以涉嫌虐待罪被捕。就在3天前,童童從醫院出院,她甚至不想回家,覺得在醫院最安全。

      李華抱著孩子打車從沈陽回到撫順。回家后,李華多次問孩子為啥挨打而不說。童童回答說,陳威說他是“世界大王”,她要是把挨打的事情告訴別人,“全家都得死”。

      10月16日,李華帶著童童去復查,被告知孩子的股骨頭有可能壞死,如果壞死則需要更換,要等孩子成年以后才換,后續治療費用無法確切估計。此外,孩子唇尖被燒壞,已經毀容,難以恢復,治療費用也很高。

      父親要求奪回撫養權

      佟亮非常后悔,此前協商離婚時,將孩子撫養權交給前妻。他說,當時協議離婚,因為自己沒有房子,童童媽有房子,考慮到孩子上學需要,就讓宋元獲得了撫養權。離婚后,雖然撫養權歸宋元,但自己一直帶孩子,住在孩子姥姥的一處房子,宋元不怎么過去。一直到今年年初,吵過一架后,自己被攆走。

      李華說,孩子和爸爸感情很好,出事后,佟亮6月一直住在她家里,每天晚上都陪著孩子。

      童童一家獲得了當地法律援助中心提供的法律援助。法律援助律師、遼寧必達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杜振家告訴記者,根據他了解的案件進展,現在宋元、陳威二人還在看守所,檢察院已經對他們提起公訴,開庭日期尚未確定。偵查機關委托第三方對童童作的傷情鑒定結果為:1處重傷、8處輕傷,重傷二級。

      杜振家說,佟亮會依法申請剝奪宋元的撫養權,變更撫養關系。按照法律,監護人一旦被判刑,失去監護能力,對孩子盡不到監護義務,另一方可以申請變更撫養關系。監護人對未成年人實施不法侵害,也不適合做監護人。

      這位律師說,刑法在處理故意傷害和虐待罪當中有一個原則性界限,如果是家庭成員造成輕微傷害可能按虐待罪,但本案陳威不是親屬,且造成重傷二級,應按故意傷害罪,且加上虐待罪數罪并罰。法官在量刑時也會考慮到社會危害性,考慮犯罪手段是否殘忍、造成的社會后果是否嚴重。

      佟亮記憶中的童童,是個喜歡唱歌的孩子,學了1年多的芭蕾舞,還喜歡游泳、畫畫、打乒乓球,性格活潑開朗。但出事后,他再次見到女兒,看到孩子全身都包著紗布,第一眼都沒認出來。他注意到,童童現在性格變了,也不愛說話,晚上經常做噩夢和哭鬧。

      “孩子頭部有顱骨骨折,淤血,有時突然疼,一天好幾次。童童說愿意跟我在一起,永遠不分開。”佟亮說。

      童童的遭遇受到了當地愛心人士的關注,記者采訪期間,撫順市“家有兒女寶媽群主”張曉紅帶著57位母親捐出的3000元和一些玩具來看望孩子。

      “不能理解一個親媽怎么能對女兒下這種毒手或者看著男友對孩子虐待不管,我心里特別難受,很多寶媽都哭了,童童遭受這么大的痛苦,希望她能早日康復,以后能開開心心每一天。”張曉紅說。

      撫順市婦聯表示,對受害女童的遭遇深感痛心,對虐待女童行為表示憤慨。婦聯向司法機關提出了依法嚴懲、盡快審理、慎重選擇監護人、避免二次傷害等建議,呼吁關愛女童健康成長,堅決支持司法機關依法從重打擊虐待未成年人犯罪行為。婦聯組織將協調有關部門和社會愛心資源,為受害女童的救治和后期治療等提供切實有效的幫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規定,與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盡撫養義務或者有虐待子女行為的情形,一方要求變更子女撫養關系的,應予支持。

      “我不敢想象前妻會做出這種事,我很憤恨。剛看到孩子時我不敢哭,就去廁所偷著哭。我非常后悔把孩子交給她媽。”佟亮說,自己一定要向法院申請奪回孩子的撫養權,就算再窮再苦,也一定要帶著孩子。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晨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赫洋

    相關推薦 換一換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久草色福利在线观看视频,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